首頁 > 專欄 > 正文
http://www.ty012.com/column/

發現|美國破爛王,垃圾處理界的Uber

時間︰ 2016-07-19 16:25

來源︰

作者︰ 全新麗

上周接到過一個電話,詢問我們公司是否可幫忙尋找一家固廢處理公司,幫助處理某化工企業使用過的活性炭廢料。這讓我想到了在一些報道里看到的一個美國公司Rubicon Global(盧比孔環球)。

blob.png

站在垃圾山前的Rubicon Global的聯合創始人兼CEO

這事兒要是發生在當前的美國,解決方法可能就是這樣的︰有垃圾要處理的物業或企業(在這里,就是這家化工企業),通過手機在Rubicon Global的平台預約,發送請求收垃圾的信息,這樣就會傳送到它的運輸公司系統。該系統會優先調派那些計劃經過該用戶所在地區或已經有卡車在路上作業的公司。同時,它會估量企業的垃圾流量,並為垃圾建立目錄,為那些埋藏在垃圾堆中的有價值材料尋找新的銷售機會,比如這些使用過的活性炭如果經過評判,不屬于危險廢物,並有利用價值,那Rubicon的系統就會匹配合適的買家賣掉它。在這個過程中,Rubicon會從銷售額中收取一部分提成。

當然上述那些卡車並不是Rubicon Global公司自家的,它通過運營科技平台,致力于對接大大小小的運輸公司、產生垃圾又有削減處理成本需求的公司、強化資源回收需求的大公司,通過向全美各地的回收和升級再造合作伙伴出售有價值材料盈利。

與此同時,它尋找機會減少客戶每周的收垃圾次數,從而幫助它們降低成本,在這個過程中,它獲得的報酬基于它能夠給客戶節省的費用,以及變現的可回收利用材料數量。

blob.png

Rubicon想要挑戰固廢處理巨頭

去年剛听說Rubicon Global這家公司時,我都不知道該不該叫它“環保公司”。 它不處理垃圾,沒有填埋場,也沒有焚燒廠,它只是垃圾的搬運工,而且運輸車都沒有,是讓別人來搬。可它又實實在在做了環保的事,不僅幫助減少了固廢,還真正實現了變廢為寶。

這算什麼呢?垃圾回收O2O?不管怎麼說,它已經成為美國投資界的一個寵兒。2015年獲得3000萬美元投資,9月份又宣布獲得5000萬美元投資。出色表現來源于它基于雲技術的創新商業模式,它的技術平台促進了對廢料的回收利用,提高了效率,同時還降低了客戶成本,此外還幫助了美國運輸產業和回收產業的發展。這個公司的目標就是為了實現一個無需填埋垃圾的未來,這對亚博保護也有很大意義。

去年8月,Rubicon還進入了醫療垃圾處理領域,雇佣了第一任首席技術官,並采用“白手套處理”的分類技術。Rubicon認為,大部分的醫療垃圾與其他行業的垃圾並沒有很大的差異,盡管醫院的各個方面都正在實現數據化,但廢物處理模式依然處于原狀,即挖坑填埋。

翻了不少資料都只發現Rubicon針對的都是填埋處理,是不是也有一些垃圾除了一燒了之別無它法呢?也許美國的國情跟我們不一樣吧。

這家公司瞄準的客戶還有個人,主要是為住宅市場開發了一款應用服務,計劃讓普通私房屋主和住客能夠像用Uber打車那樣預約運輸公司來收垃圾。目標是基于降低垃圾收集成本,以及尋找新途徑來回收本來會被丟棄填埋的材料。

美國現在的垃圾處理市場上大概有2-3家巨頭,比如Waste Management公司,還有7-8家規模小一點的公司,但是基本模式都差不多。Rubicon與它們相比,就好像是老鼠之于大象,不過,也許真的像Uber顛覆出租車行業一樣,Rubicon會顛覆傳統意義上的固廢行業?

雖說是英雄不問出處,不過Rubicon聯合創始人兼CEO奈特•莫里斯(Nate Morris)還是挺值得了解下的,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形象良好,喜歡接受財經、時尚媒體采訪,更因為,激發他的創業思路的竟然是我們中國垃圾不是美國垃圾。

blob.png

2008年,奧運會期間,他來北京參加一個講座,結果當時的市容嚴重地刺激了他。他直白地說,這個城市在垃圾回收與管理方面的無能讓他相當失望。回國後,第二年他就創建了Rubicon。千真萬確,他在接受《名利場》雜志采訪時就這麼說的(是的,是時尚雜志,不是亚博保護類雜志),可以點擊文末“原文鏈接”查看原文。不過,我咋覺得有點不對勁呢,對中國垃圾管理失望,回頭在美國創業,難道最終目的還是為了造福中國?中國的固廢公司要警惕了。

blob.png

看這遍地垃圾,美國的,Rubicon認為這是管理問題

另外,不得不說的是,奈特•莫里斯創業的合作伙伴叫馬克•施皮格爾(Marc Spiegel),是他的高中同學兼好友,馬克的家族在固廢處理領域已經耕耘多年。

同時,Rubicon和Uber確實還有點親屬關系,後者的創始CTO奧斯卡•沙拉薩(Oscar Salazar)是Rubicon的首席技術顧問。莫里斯說,“我們知道我們有巨大的機遇,但將沙拉薩引入董事會確實擴展了我們的思路,提升了公司實現顛覆的可能性。” 

對了,莫里斯的外表充滿親和魅力,內在卻是非常精明、堅定的。2004年,年僅23歲的他就為小布什競選連任總統籌集了5萬美元,並為自己積累了人脈。他現在的創業活動也得到了一些政客的關注與支持。Rubicon創立地的肯塔基州的官員說,在政治領域,左派、右派,對于亚博保護、氣候變暖等問題是有很大分歧的,但是“奈特卻說服了我,眼前最重要的問題是垃圾越來越多,對于社區和更廣泛的亚博來說,垃圾填埋場的用途適得其反。”

Rubicon創立于肯塔基州,現在的總部設立于亞特蘭大市。有記者問他,這樣一個技術公司,要破壞掉原來固廢處理行業的規則,為什麼不是創設在紐約或舊金山呢?莫里斯是這麼回答的︰“在高科技領域有這樣的神話,創意想法一定是來自舊金山或紐約。我相信美國中部的肯塔基州的企業家們也有一些很棒的想法。我從未想過自己會投身于廢棄物處理和再生循環行業,但是因為看到了問題,並想到了解決方案,這事兒竟然就成了。假如我一直待在 谷或紐約,我肯定就錯過了這個想法。在其他任何地方,Rubicon都不會成為可能。”

看來不管哪個國家,創業都是天時、地利、人和共同成就的,當然也不能缺少資本。最初領投Rubicon的是風險投資公司Nima Captial,參投的有好萊塢明星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他雖然影帝得的比較辛苦,在投資領域識別好公司卻總是易如反掌),最新參與投資的不乏一些像高盛、威靈頓管理公司這樣的重量級投手,今年估值已超過5億美元。

Rubicon Global這個公司名稱也挺有趣,顯示了創始人的勃勃野心。Cross the Rubicon在英語里有點像我們的成語,有破釜沉舟的意思。這句話跟凱撒有關。

插播一個故事︰

活躍于古羅馬的政治家、軍事家葛約斯•尤利烏斯•凱撒(Gaius Julius Caesar,西元前102~前44年)與其他兩大政治巨頭克拉甦、龐培劃分了地盤,約定各自發展勢力。

克拉甦死後,三人同盟中僅剩下龐培與凱撒。由于在高盧戰爭中的勝利,戰利品及稅金使凱撒能歸還借款並成為大富翁,同時贏得羅馬民眾愛戴。身為盟友的龐培忌妒凱撒的成就,企圖聯合元老院將凱撒從羅馬放逐。前49年1月,凱撒在北意大利波隆納以東、臨亞德里亞海的拉芬納獲悉此事,隨即率領身邊軍隊抵達盧比孔(Rubicon)河畔。盧比孔河是凱撒擁有軍事指揮權的高盧與意大利本土間的境河。凱撒如果率領軍隊渡過這條河,就違反羅馬的法律。不過凱撒心意已決,高喊“骰子已經擲出”(The die is cast),意思是,義無反顧,從此沒有後路,便率軍渡過盧比孔河攻入羅馬。從此邁出了征服歐洲、締造羅馬帝國的第一步。

莫里斯把自己的公司叫做Rubicon,看來是想和固廢領域Waste Management等大公司一爭高低了。今天,Rubicon已經在美國50個州開展業務,計劃在幾年內就上市。現在不光是公司使用他的服務。“我們已經針對家庭推出了服務,還正在推出針對政府的服務,” 莫里斯說。“我們只想要所有的垃圾(We just want all the garbage)”。

真是史詩般的口號,跟“骰子已經擲出”很像呢!

blob.png

看看我們國內,其實也有環保O2O在行動。

桑德在環衛車上安裝了傳感系統,並連接到後台的雲平台管理系統,通過智能終端設備可實時監控車輛位置、油耗、空氣質量(溫度、濕度、PM2.5)等狀態信息,它還可以進行亚博監測。同時,桑德開發了“好 ”APP,在蚌埠試點已實現了環衛工人上門回收廢品,在未來,物流、廣告等都將成為其環衛產業鏈的延伸。

深圳格林美開發的全方位O2O分類回收平台——“回收哥”,于2015年7月22日在武漢和天津同步啟動。該平台由格林美攜手各地方供銷社打造,計劃用兩年時間在全國範圍內建成“互聯網+分類回收”的城市廢物分類回收體系,以解決城市垃圾分類回收的難題,同時為格林美等再生資源企業提供原料保障。“回收哥”O2O平台直接面向居民生活中的全部可回收廢品,實現居民線上交投廢品與回收哥線下回收的深度融合,手機即可預約回收哥上門服務;回收哥是網絡時代的城市分類回收的環保服務員,通過手機APP可以實現搶單。

瀚藍亚博開發了南海餐廚垃圾智能化收運系統,結合物聯網技術和車聯網技術,並具有本地定制化的功能服務,可應用于南海地區大多數需要對收運嚴格監控的企業,包括下屬企業綠電的其他項目。

2015年8月,聯想在線回收平台“樂瘋收”正式上線。平台采用O2O線上線下聯動模式︰線上推出精準的數碼產品回收評估系統,保證回收價格透明;線下利用專業的回收人員,上門回收,讓消費者足不出戶完成回收交易。

還有百度和TCL奧博環保的“回收站”。2014年8月,百度跨界進入廢舊電器回收行業,與傳統企業TCL奧博(天津)環保發展有限公司合作,開發了一款輕應用“百度回收站”。居民通過手機將自己的舊電器拍照上傳,就可接到客服電話,繼而完成類似快遞上門取件的回收服務。TCL奧博是亞洲最大的廢舊家電處理工廠,除了電視機處理線在運行,多數處理線處于閑置狀態。

都是O2O,國內的這幾款和Rubicon還是有本質差別的,不過,這也都是基于市場的原因吧,畢竟我們有龐大的拾荒隊伍,有那麼多的回收哥,卡車運輸體系則在發展中。

最後再補充下,網上搜一下活性炭使用完後怎麼處理,發現有不少企業有同樣問題。比如制藥公司等。據說以往都是賣給一些小公司二次利用了,國家管理嚴格後就手足無措了。開頭兒那個來咨詢的公司也是這麼說的。

那麼,我們國家是不是也需要一個Rubicon?


34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網友評論 34人參與 | 0條評論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ty01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亚博網 版權所有